白陌久°掸衣故清辉

王凯是每时每刻的热切和心尖儿。

咸鱼翻身也是咸鱼啊。

今天凯凯王生日。
立个flag.
白天发糖。

脆皮鸭没我了。
大佬在上不敢班门弄斧

万年咸鱼。
致力于挖坑不填。
吃靖苏/忘羡/曦瑶/晓薛晓/扶甘/喻黄/韩叶/伞修。
但是这个号只产靖苏。

【靖苏AU】惊鸿番外·曾是惊鸿照影来

Flag倒了。
来上这辆车。

        萧景琰永远记得他第一眼看见梅长苏眼睛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湖水。
        表面平静内里汹涌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这个人温和无害的表面下泡着一副铮铮的硬骨头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当湖水涟漪微荡,漾起一个个晕开的圆时,那双眼睛就成了致命杀器。
        杀的是萧景琰的理智。
        片甲不留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在萧景琰不得章法但迅猛的吻里完全找不到时机开口说话,便也无从施展他的舌灿莲花,只能任由那个人把身体的热度一点点传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通过那好看得过分的手指,让他这个人跟着燥热。
        萧景琰吻的时候一直没闭眼,梅长苏也没有,但是一个几分清醒一个大脑趋于空白,最终在梅长苏眼里的湖星光熠熠的时候萧景琰的清醒也差不多没了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被萧景琰压倒,身下的床垫太过柔弱让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,温柔的湖水包裹,然后肌肤相互摩擦,火焰升腾,在水里烧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揽过萧景琰的脖颈,天地之间他只能抓住眼前这根浮木。
        麋鹿在专心致志地吃着身下的红豆,一口吞下的时候看见湖水起了雾。
        朦朦胧胧,让人忍不住更加深入一探究竟。
        越过大片平原,来到山间幽谷,神秘又勾人,却忍不住停下。
        他怕唐突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侧头咬了一口萧景琰捻他耳垂的手指,不疼,但是又点了一簇火,一路烧到萧景琰心里。
        湖水上的雾越发浓郁。
        “景琰,别怕。”
        麋鹿低头,亲吻湖里的星星。
        小心翼翼地试探,造访这方幽谷狭道。
        触碰。深入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寻至宝藏所在之处,听到天边传来万年传承的歌谣。
        他找到了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看着那人紧缩的眉头,表情隐忍。
        轻轻地笑了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极低地喊了一声:“景琰。”
        两个字像拿陈年的桂花酿泡过,湿漉漉又带着花香,看一眼都觉得要醉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点不安被两个字戳破,麋鹿入了湖,感受到四面八方裹上来的湖水。
        很烫。
        黏稠又滚烫,仿若岩浆。
        歌谣加入了新的节拍和音符,意外地和谐动听。
        天际的云聚拢,有大风刮过。
        进进出出,摩擦间湖水的温度继续上升。
        小半个时辰过去,天边黑云低压,山雨将至。
        山谷的宝藏被挖掘,歌谣透过云层变得越发响亮,湖水中火焰愈发旺盛。
        大雨至。
        湖面漾起了数不清的涟漪。
        萧景琰和梅长苏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肌肤滚烫相贴,温度让人莫名心安。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听着萧景琰急促的心跳,寻到了那人的手。
        十指紧扣。

        曾是惊鸿照影来。
        重逢那日,梅长苏在打招呼之前看着那人喝水。
        不拘小节的细股水流顺着嘴角流过下巴,淌进了他的T恤。
        阳光透过叶片间隙停留在他的眉目,依旧是梅长苏记忆里的萧景琰。
        无论重逢多少次。
        相隔多久。
        君皆似惊鸿,扰乱了一池春水。

【靖苏AU】惊鸿(一)


拔flag.

     金陵九月,又是一年新生入学季。
     萧景琰作为教授辅班,理所应当地成为了新生接待的一份子。
     九月的金陵尚有暑气,更何况来报道的人每个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,难免大汗淋漓,就连萧景琰这样只是负责引导的人都出了身汗。
     正午十二点的时候萧景琰轮班歇息,正在树荫下喝着矿泉水打算歇歇时,耳畔冷不防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。
     “打扰了,请问西区A栋男生宿舍怎么走?”
     萧景琰一抬头,就撞入了一双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睛里。
     那人的眼角因笑意弯了三分,看起来颇为诚恳温和,询问的口气也是彬彬有礼。
     重要的是,他整个人都清清爽爽的,哪怕沐浴在阳光下,阳光的毒辣也仿佛因他变得柔和起来。
     和满身是汗的萧景琰形成鲜明对比。
     萧景琰愣了一会才回过神,“啊这里是北区,你要去西区的话可以跟我来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说完了话才发现有些不妥,挠了挠头发,补充道:“北区和西区之间有条小路可以节省时间,你若是不嫌弃我可以带你去。”
     梅长苏看着那人笨嘴拙舌地解释,温和地笑了:“如此甚好,劳烦了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三两口喝完了手里的矿泉水,将瓶子扔进垃圾桶,对梅长苏说:“同学这边请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素来不善言辞,也只是对熟识的人才玩的开,所以两人一路走着,萧景琰也想不出来什么话题可聊,一阵迷之沉默。
     梅长苏心里好笑,知道让这个人找话题是不可能的了,所以自己开口打破沉默:“还未请教学长姓名?”
     萧景琰见那人主动攀谈有些受宠若惊,但是却也乐意闲聊:“萧景琰。”
     “不知同学名字?”
     “梅长苏。”
     “姓梅…这个姓倒是少见。”萧景琰把这三个字在嘴里咀嚼了一番,风雅扑面而来,“看来梅同学家里是书香门第,名字取得很好听。”
     “过誉了,”梅长苏看着萧景琰的鹿眼,声音不由自主地放轻,“你的名字,也很好听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难得被夸名字好听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,然后又听见梅长苏说:“你的眼睛,也很好看。”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萧景琰想起年幼时发小林殊对自己的评价,脸上带了些笑意,刚想说点什么却一阵惊雷声。
     他们走的小路沿路都有树荫,听闻雷声才惊觉天空中乌云密布,大雨将倾的模样。
     萧景琰估了估路程,也就大约七百多米,也就未太过担心,出口安慰:“我们走快一些,应该可以赶在下雨之前到达西区的宿舍。”
     但是萧景琰估计是乌鸦转世,刚说完又是一道惊雷,不过两三分钟的光景,几点雨开了头阵之后,雨就开始下大了。
     你在下雨的户外,没带伞,那能怎么办呢。
     跑啊。
     萧景琰来不及说什么就开跑了,谁知道他跑了两步之后才发现梅长苏没有跟上来。
     那个人哪怕在雨中也依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步调,哪怕大雨很快就透过树叶的间隙打湿了他的头发。
     “同学,快跑啊,”萧景琰折回来不由分说地拉住梅长苏的手腕带着他跑,一边跑一边不忘解释,“咱们跑三四分钟估计就能到了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的体温透过手掌传递到梅长苏的身上,他常年冰凉的手因着这次接触隐隐热了起来。
     但是梅长苏没有开口回答,他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努力支撑着他跟上萧景琰的步伐,以至于他根本喘不上气来,也没有余力再说话。
     萧景琰和梅长苏是顶着雨冲进宿舍楼里的,几乎是在停止奔跑的瞬间,梅长苏便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摔去。
     萧景琰手上一沉,下意识地拉了一把,把人半拉入了怀里让他不至于摔下去。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萧景琰发现了梅长苏的不对劲,但是却得不到回答,只有梅长苏的手紧紧拽住他的衣服,手指因为过度用力而发白。
     梅长苏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拿出药咽下,半倚在萧景琰怀里借力站稳,等到药效起来心跳趋于平复才松了口气。
     倚靠的肩膀温暖有力,梅长苏不用抬头都能感受到萧景琰担忧的目光。
     他用力用牙齿在下唇磨擦了一会儿,感受到些微刺痛才抬起头,同时从萧景琰怀里站起来,带着他一贯的温和回答:“我没事,陈年旧疾罢了。”
     萧景琰看着那人有了血色的下嘴唇微微放下心来,却又因为梅长苏的温柔而晃了神。
     刚刚那个脆弱的人,仿佛是他的错觉一样。
     萧景琰难得敏锐,窥见了温柔平静的湖面下暗藏的波涛汹涌。

必须说一句,后续不知道在哪个旮沓角里。

三更半夜发一张最近瞎搞的图。

【靖苏】云舒

萧景琰睁开眼,听到了雨滴打在瓦上的声音。

入了夏,雨愈发的频繁造访金陵。

外面的内侍低声问是否要起身,萧景琰怕惊动身旁浅眠的人,摆手示意内侍退下,自己动作极慢地掀被起身,在离开之前给那人掖了掖被角。

初夏虽已开始有暑热,夜里晨间却还清凉,梅长苏身子不好,萧景琰便总是忧心那人一个不注意又着了凉,偏生又不肯喝药,每次喝药都得好说歹说才不情不愿地囫囵几口干完,然后要蜜饯吃。

这个怕喝药的性子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。

无妨,萧景琰想,自己总归是愿意哄他一辈子的。

早朝无甚大事,三言两语解决后萧景琰便回到朝阳殿,一般他下朝的时候,梅长苏都已梳洗完毕等着与他用早膳。

今日也不例外。

因着外面的夏雨淅沥,萧景琰的身上不可避免带了水汽,萧景琰一进殿梅长苏便看了出来想迎上去,萧景琰却怕过了湿气与梅长苏,自去换了一身衣服才坐到桌前。

“今日觉得如何?”萧景琰一开口便是例行公事般的询问,梅长苏好笑又无奈,“无甚大碍,”梅长苏安抚地覆上萧景琰的手,“你大可不用这样整日忧心的,景琰。”

手背一片冰凉触感,萧景琰心下叹气,反手握住十指紧扣,“罢了,不提这个,用膳吧。”

早膳用过萧景琰自去逸仙殿处理政事,梅长苏看着不停的夏雨,却生了兴趣,想去水月亭烹茶听雨。

水月亭位于湖中,只一条长廊与岸边相接,离湖面不过三尺高,湖中又遍植风荷,很是风雅。

梅长苏让人把茶具都挪去亭中,然后自己一人撑开油纸伞,缓缓走过长廊入了亭,熟练地烫茶具过茶叶,行云流水地给自己沏了杯武夷茶。

夏雨尚未停,雨滴落在湖面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,再渐渐消逝于无痕。

仿若轮回。

梅长苏摩挲着手里温热的茶杯,看着雨色茶烟里这方葱茏天地。

满目新绿,生机勃勃得叫人欢喜。

真好呀,是正当好的时光。

梅长苏听着雨声,鼻尖茶香萦绕,内心是前所未有的平静。

偷得半日浮生都好,他难道不能自欺欺人地醉在这场现世安好的梦里吗?

管什么明日呢。

梅长苏烧开第二壶水的时候天晴了,萧景琰在如洗碧空下走过长廊,对梅长苏伸出手,“回去?”

梅长苏从善如流地把手搭在萧景琰的手里,借力起身后,难得的在将头倚于萧景琰的肩膀。

“累了?”萧景琰感受到那人难得的依赖,僵得一动不动,轻声问道,带着不自觉的心疼。

“无妨,”梅长苏回答,“我就想靠靠。”

“嗯。”萧景琰用鼻音简短答了,然后便心甘情愿地当了梅长苏的靠背。

等到那人歇够了,再携手一起回宫。

管什么明天呢,今天他还与你十指紧扣。

就足够了。

LOFTER电脑端tag测试结果repo

真的求求你们回去之前的行不行 @LOFTER小秘书  @LOFTER官方博客

王各各:

么么哒


Underground:




事情起因是这样,最近我订阅的几个冷门tag点开后全部都是空的(如下所示,下图为“夕神迅”tag页)


我甚至一瞬间以为是不是lof清空了tag,以至于让我无粮可吃,点了其他几个tag发现,tag现在点进去是默认 热门 分类的,具体算法不清楚但是就是短期内热度有明显增加的帖子(具体是旧帖还是新帖无法得知)才会出现在这个分类里,



(以“天童觉”tag为例,点开以后加粗的“热门”表示该tag自动显示的就是热门分类下的投稿,可见短期内热度有明显增加的帖子就只有这两篇,而点进去旁边的“最新”才能看到该tag下所有的历史时间线)


所以说有些冷门tag如果没有热度的话,点击tag是无法显示任何投稿的,甚至连“最新”按钮都不存在,无法点击,导致连该tag下的历史时间线都无法查阅,基本等于【查无此tag


而最蛋疼的是这还是一个死循环,你想看的tag点进去没有东西,以至你无法得知是否有新的投稿,而新的投稿打了tag却因为无法通过订阅tag的方式看到从而无法在短期内获得应有的热度,自然也就进不了该tag的热门分类……最后就会出现如文章开头所说的那个结果。




以下是刚才那条测试投稿的结果,感谢大家的帮助,让这个投稿重新出现在了夕神迅tag下的热门分类里,


出现的时候是已经有6个热度了,至此,我才能够点击到该tag下的“最新”分类去查阅历史时间线。




所以我想问问针对这种情况 @LOFTER小秘书  @LOFTER官方博客 有什么能够说明和解决办法吗【。


请求

Krabat:

@LOFTER小秘书   @LOFTER官方博客


空桑:



请求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 @LOFTER小秘书